文章展示

二、送马

  来源:http://szw.rc.gov.cn  发布时间:[2014-08-26] 点击量:754  

 

 

19271119,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一部,宿营在湘赣边金子岭下的汝城濠头墟乡公所(也叫老局)。

寂静的夜晚,在这群峰环绕的山村,除了朱德房间的灯和站岗的年青战士外,一切都静悄悄地进入了梦乡。金子岭象个巨人,伴随着山下的哨兵,昂首屹立在黑夜之中,睁大着警惕的双眼,注视着四周。

突然,砰砰砰……一阵枪声,打破了山村的寂静。朱德的战士与前来偷袭的何其朗匪徒接上了火。

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得关在祠堂旁一间茅屋里得朱德的战马嗷嗷大叫。一位红军小战士急忙想方设法把马转移。他匆匆地把门一开,战马却像离弦的箭一样,飞也似地闯出门外去了……

夜,伸手不见五指;马,不知去向。

天刚拂晓,一位穿着破旧衣服的农民朱苦生,拿着一把柴刀,直往苦竹排去砍柴。清晨,整个苦竹排山被烟雾弥漫,一条弯曲险要,宽不过五指的羊肠小道,显得更无踪迹。走着,走着,突然,在交叉路上,发现新鲜的动物脚印。难道是“山牛”?仔细一看,脚印是往山垅里去的。他想,这是一条山里人砍柴、放牛的小路,又不能往别处去,于是,他弓着背,用手慢慢地扒开茅草树叶,细心地寻找着脚印。找了一阵,没有发现“山牛”回转的迹象,他呆住了。猛地,他想起昨天晚上,一阵枪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爬起床来正想开门出去看看,门外得得地响起了急促得马蹄声。他急忙躲在窗户边偷偷地往外看,朦胧中隐约看见一匹马往山上奔去。会不会就是那马跑到这里来了?不管怎样,还得看个究竟,便壮着胆子猫着腰向垅里走去。果然,一匹高大的枣红马站在悬崖下,还不停地仰头张望看。马,全身披满了露水,湿淋淋的。他加快脚步走到马身旁,扯下汗帕顺手揩着马背上的露水。他皱了皱眉头,边揩边寻思着:“这马好像在哪里见过?”顿时,眉毛一展,他想起了昨天黄昏有支队伍来到濠头的情景:

已是黄昏时候了,一支年青的队伍开进了墟场,就在祠堂外的禾场坪上休息。这时,从队伍里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还牵着一匹枣红色的战马。一会儿,前来看热闹的群众围满了禾场坪。那位同志把战马交给一位战士,满面笑容地与大家交谈起来,讲革命道理,号召贫苦人民起来跟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作斗争。那和蔼可亲得语言,感人肺腑。人们静静地听着,听着。有人问一位战士:“这讲话的是谁?”

“朱德同志。”战士回答。

“他是你们的……”这人又问。

“是我们纵队的司令员。”战士轻声地说。

“朱司令,朱司令!”……人们亲切地传颂着这自豪的名字。“朱司令来到濠头”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山村。

朱苦生想到这里,赶紧拉着悬崖边的枣红马,心里高兴极了。 “对,就是它,就是它,这就是朱司令的战马。”他像对待亲人一样,揩干马背上的露水,缓缓地牵着战马往回走。在这崎岖的山路上,他边走边想:“朱司令为了我们穷苦人民,跋山涉水,不辞辛苦。这匹战马,它跟着朱司令,走了多少路程,立了多少功劳。没有这匹马,就会影响革命队伍的行军呵,就会影响打白狗子呵!他们可真需要这匹马啊!可是,朱司令现在在哪里呢?”他踌躇了,停住了脚。他抬头望着高高地耸入云端的金子岭,突然想起了什么,慢慢地点了点头,牵着战马回到濠头墟附近一个小村庄。

村里的人们看到他牵着一匹战马回来,感到异常惊奇,纷纷围了上来,左瞧瞧,右看看,嘴里连连称赞:“好马,好马。”有的说:“朱司令给我们留下了一匹宝马,会给我们带来幸福,要留着它。”有的说:“这是朱司令的战马,等到革命军回来,要送还给他们。”整个屋场热气腾腾,议论纷纷。唯独牵马的朱苦生一言不语,只忙着给马喂料,让马吃饱,拿着牛梳子不断地给马梳毛。他心里默默地拿定主意。

经过打听,得知朱司令果然带领队伍到了濠头墟南面金子岭脚的永丰。他高兴地跑回家里,赶紧吃完早饭,便牵着马顺小路往永丰方向走去。为什么他不走大路呢?他想,小路虽然没有大路好走,但路较近,来往人少,免得碰上土匪、乡丁那些乌龟王八蛋啰嗦寻事。他越走越急,越走越快,只嫌两只腿短,恨不得像悬崖上的山鹰,双翅一展,就会飞到目的地。脚趾头破了,荆棘划破了手,他仍然不顾一切地猛力向前赶,一股劲只想早点把马送给朱司令。

恰好这时,朱司令正在宿营地召开紧急会议。他听到了一位贫苦农民送回红枣马的报告,非常感动,要当面感谢这位青年。朱司令紧紧地握住苦生的手,动情地说:“同志,谢谢你,谢谢你!”并请他到屋里去坐。苦生呵,这位从小在苦水里长大,以砍柴为生的青年,平常耳里听到的是土匪的吆喝,乡丁的咒骂;身上挨的是土豪的皮鞭,国民党的枪托。他没有想到,革命军的首长,为了这点小事,会亲自来感谢他。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幸福的泪水湿润了眼眶。眼前这位慈祥和蔼的首长,在他看起来,似乎比金子岭还要高大,还要雄伟。时间不早了,他喝过朱司令递来的茶,谢绝了首长要他留宿的盛情,就要辞行了。朱司令见再三挽留不住,只好要警卫员拿出两个银元塞在他的手里,恳切地说:“收下吧,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苦生双手抚摸着银元,告别了首长。朱司令亲自送他到村口,嘱咐说:“回去告诉乡亲们,世界是要变的,穷人是要翻身的,我们也是还要回来的!”这哄亮的声音,在这千山万水中,久久回荡……


下一篇:十七、钩刀坳、百丈岭阻击战

上一篇:十三、东冈岭战斗

 

Copyright 2010 http://szw.rc.gov.cn Powered By 汝城史志网 主办:湖南省汝城县史志办

技术支持:汝城县墨客网络技术服务中心 tel:13332550532 qq:2274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