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展示

江西苏区河西道委给苏区中央局工作报告

  来源:http://szw.rc.gov.cn  发布时间:[2014-01-08] 点击量:503  

(一九三二年五月十七日)

我们于四月十四日到达营前,因河西道委随独立九师之四十团出发前方形踪不定,直到十六日才找到,十七日由军团政治部召集特委会议。除特委委员外有上、崇两县及营前区委书记到会,另有彭德海〔怀〕、滕代远、袁国平、贺昌、陈葆元等同志参加检查过去特委的工作,扩大红军与苏维埃选举运动等问题。道委暂由贺昌、陈葆元、谢作玲(少共道委书记)三人组织之,决定经过相当时期工作后,再由当地引进几个工农干部到道委工作,目前道委的领导还是不健全,已要求湘赣省委派一同志来参加道委工作,但尚未得具体答复,最好中央局能派一同志来!现在工作情形简略报告于下:

1)红军攻赣时四军政治部于二月二十六日在塘江由召上犹中心县委的扩大会议。到会代表共二十五六人,都是各县区委书记,支部没有一个同志参加,在成分上是不好的,扩大会议一般的是接受了苏区党代表大会的决议,但未能尽情的揭发过去的错误,未能深入党内的思想斗争,主要的是由于中心县委的同志极力掩盖自己的错误,不能供给扩大会以充分实际的材料,同时对于目前政治形势估计不足,未能以发动群众积极参加内外发动革命战争成为一切工作的中心任务,关于反帝运动在决议中未曾提出缺点与错误,助长了党内的右倾观念,因而在扩大会后工作的转变是非常薄弱。

2)三军团未过河前,西河苏区只有上犹崇、义两县,上犹是全县,崇义只有三分之一(思顺、麟潭、过埠三区),上犹县城及油石一带曾被粤军占据,在三军团过河后才撤退了。当时党未能积极发动群众起来,发展游击战争以骚扰牵制追抗苏区的敌军,而用坚壁清野代替了参加革命战争的口号,助长了群众中的失败观念,粤军的欺骗宣传,反而在群众中起了相当的影响,群众称粤军为改组为黄军,甚至有的说红军也好,白军也不好,‘黄军’倒不错,与红军也差不了好多,特委不但没有抓紧粤军的屠杀压迫群众的事实,加紧反国民党改良欺骗的武断宣传,而且也说粤军是改组派,不能指出‘改组派的反革命罪恶’,因而模糊了群众对白军的认识,很多群众甚至共产党员也随着白军反水了,白军进占上犹城时,大征屠宰税,豪绅地主回来收租,搬谷子,富农乘机坝占土地,反革命派造谣欺骗,群众遭受了很大的打击,现在三区群众(即油石、上犹城一带)失败观念非常浓厚,水南一带土地都没有下种,现在上犹边区(如油石、社溪两区)工作还没有恢复起来。在三军团文英之战胜利后崇义群众比较的有相当兴奋,但群众的积极性尚未充分的发动起来,我军正在抓紧粤军的罪恶揭穿国民党的武断宣传,发动上犹边区群众配合地方武装向杨眉寺塘江方面发展游击战争,掩护群众回去春耕,并发动群众反富农坝田的斗争,从斗争中改造边区的党政机关,压迫反革命派的复活,以提高群众斗争积极性。

3)上、崇两县党组织情形:党员数量——上犹1100人,崇义1500人。区委——上犹四个,崇义三个。党员成分以贫农为最多数,豪绅富农甚至反革命派还有少数潜伏在党内。只拿营前区来说,二乡支部书记是地主,三乡少共支部书记是富农,党内支部书记是参加过反革命组织——新游击队。县区一级领导干部大都是小资产阶级出身的知识分子,以河东人(兴国、雩都、赣县)为最少,多半是河西分委时代的老干部,还有极少是参加过AB团领导的反毛大会的,从当地提拔起来的工人雇农干部极少过。改造组织是形式的,党的组织过去虽然有相当的发展,但以拉夫欺骗为最多,不断党员要求出党的事,如崇义一区过埠只有三个支部,就有两个支部要求出党,支部会崇义能到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二,上犹支部会开不成的有三分之一就是能开会的一部到不了半数,营前区在上犹算最好的一区,支部会开会的情形如下:一乡的党员91人到会的21人,二乡有130人到会40余人,三乡有70人到会30余人,四乡52人,支部会召集两次都还未开成,六乡党团共66人到会的20余人。三区只有三十多个党员,都在机关中工作,没有一个参加生产的。党内干部的腐化,贪污现象一般的表现严重,党在群众中的影响非常微弱,党的包办制度更加严重取消了与群众团体的工作。党政军经费没有划分,都是一块开支,党内的两条战线斗争与自我批评更谈不到,因为过去肃反路线的错误,党内的恐怖状态,尚未完全打破,我们现在开始党的改造工作,积极引起当地工农干部到指导机关中工作,无情的从斗争中将阻碍正确路线执行的分子,排出指导机关以外。崇义各区在上次巡视时(从四月廿三日,五月九日)都已改造了,并准备本月一日开县代表会,改造县委。上犹只有少数支部改造了,区的改造在月内可以进行完毕,并准备六月内开县代表会,道委训练班已于四月底开课,五月十六日即完毕了,共五十三人,现分配半数在上崇工作外,其余派到新发展的区域去工作——桂东、汝城、汤湖、崇义、南丰县。又决定从新区域及白色区域(西埠山、南安、南雄)调同志来受训练,约于五月二十五日开课。党员实行重新登记,坚决洗刷非阶级分子出党,对于入党后很少到支部会议的同志经过教育后还不到会或者仍然要求出党的也洗刷出去。目前积极的进行支部工作生活的建立与党内的教育和思想斗争,以健强党的组织。党的发展方面依照中央局关于五卅工作的来电指示,决定五月份内发展一倍新党员,并领上、崇两县区委已定了五卅工作竞赛工作条约(竞赛条约另附上)。在红五月运动周时道委已派巡视员会同县委组织巡视团到各区和各支部巡视。巡视工作,现在第二次巡视团已出发了,在党内仅是开始苏党大会和中央局的正确路线的传达。党员的积极性尚未发动起来,党内的消沉状态尚未打破。

4)土地问题在上、崇两县原有的苏区中多半都已解决,但土地革命的利益还有部分被豪绅地主和富农得到,最近已查收一部分,富农瞒田的事亦复不少,至于侵犯中农利益尤为普遍。而发生在塘江扩大会前有些地方是中农分中田,以后虽然纠正了,但并未能彻底解决。在崇义最近发现木排失业工人要求分田政府不肯,但是木排的包工头反而分了田。反水群众过去未分田,塘江扩大会后虽已转变,但大多是用命令抽田的办法来补救,如营前之某乡群众过去分六担田每人抽出一担留给反水群众与红军公田,并未在群众中讨论,更不是在群众自愿的条件下抽田的。苏维埃政府于反水群众的田一律采取出租的办法(一担收四斗)租给群众,红军公田也是如此,或者派AB团去做苦工,并未发动群众耕种,有的地方分整分零,结果存下几十担,甚至百担以上的公田。土地累进税不分阶级都是抽四斗,完全是非阶级的路线——富农路线。过去分田“是派田”,并未发动群众的土地革命斗争,上、崇两县人多田少,过去粮食就不够吃,每个群众最多分到六担田,在崇义有些地方每人又〔仅〕分到三担田。目前粮食恐慌已成为严重问题,有思顺一区有三分之一的群众已断炊,三分之一的最多能够吃十余天,能维持一月两月的占少,原因是:去年每人只分得四担半田,因为未发动群众的土地斗争,农民以为分得的田不可靠,对春耕便没有努力,加以负责人宣传到白区去挑米吃(过去游击队到白区去游击不管豪绅地主或者是贫苦工农的谷子乱挑一顿),以致农民对生产更加忽视,荒了不少的土地。崇义以思顺出产较好,其他各区更加贫苦,上犹单就营前一区据说少谷三万石,现在米价已涨到一十五、六元,富农商人从中操纵取利,因为敌人对赤区的封锁,主要的农产品,如杉木、竹纸(这是上、崇两县的主要出产)卖不出去。最近塘江民团出布告禁止于赤区贸易,下塘江去的农民据说已经提了几十个,结果许多农民以为坐以待毙之势。经济政策也是错误的,如在清湖设累进税征收所,征收杉木、竹、纸出品税——木头一根抽一丝,竹、纸一担抽大洋四元。土地问题没有彻底的正确的解决,这是群众积极性未能积极发动起来的主要原因之一。最近我们决定组织查田委员会,调查土地分配的情形,积极发动消灭豪绅地主与反富农的土地斗争,用抽补的办法来解决土地问题,在群众的要求之下可以从〔重〕新彻底平均分配土地。军团政治部已召集上、崇两县苏执委联席会,详细的讨论了土地问题,查田委员会已组织,大多数是命令指派而未经过群众路线,因此并不能将群众发动起来。我们决定必须经过群众路线再来决定成立,坚决反对命令指派的办法。粮食问题,我们决议补收富农累进税,照中央区〔局〕的办发〔法〕每担抽两斗,发动群众起来反对富农商人操纵粮食,抬高米价,进而没收富农多余的谷子,但注意不要侵犯到中农,鼓动群众努力春耕,禁止浪费粮食,多种杂粮蔬菜,过去此间很多种杂粮蔬菜,在此青黄不接时农民很少有杂粮吃。此外有计划的发动无米及缺米的劳苦群众到白区去挑土豪的谷子,抽一部分供给红军,道委另有通知故不赘述,清湖累进税征收所军团政治部命令取消了。

  (5)工会工作——工会的组织一般的是建立了,并未能将全体工人群众组织到工会之内,失业工人分田后便不准加入工会,不加入工会的工人不准做工,将工会变成师傅老板的行会的组织,未〔非〕阶级份子尚有少数存留在工会之内未洗刷出去,在上犹县工会执行委〔员〕中,店员占极大多数,工人雇农很少加入贫农团,并有工会与贫农团对立的现象。过去独立劳动者包工头利用工会的组织任意提高工资引起了农民群众的不满,塘江扩大会后,又用命令减少工人工资,又引起了工人的不满。劳动保护法未开始执行,未能将改善工人生活的斗争与农民土地革命联系起来,因此工人不感觉得工会对他们有什么利益,到不如不加入工会分田的好——过去是加入工会的无田分,所以工人分田的便不准加入工会了。现在,我们已开始纠正这一工作错误,加紧发展和改造工会的组织,并发动工人反师傅老板的斗争,这一工作正在开始执行。

  (6)苏维埃——在群众中的影响极弱,群众对苏维埃很少信仰,特别表现严重的是苏维埃的腐化与浪费经济(乡政府每月用百余元),富农商人混进在苏维埃工作,秘书长(从乡到县)专政,一切工作都是“写条子”命令群众,城乡苏维埃代表会议没有建立,乱向群众写款子,五元十元都要,群众对苏维埃一般的不敢讲话,怕苏维埃。关于苏维埃工作,道委完全同意军团政治部召集的上、崇两县县委执委联席会决议(决议案附上一份),目前以建立城乡苏维埃代表会议分中心工作,坚决发动群众起来反对苏维埃工作人员的官僚腐化和洗刷非阶级份子出苏维埃,来建立苏维埃的政权工作,执行中央政府与省苏的一切法令和决议,则政权统一有相当成效,但未能联系到反贪污腐化的斗争,以发动群众甚至有许多乡苏维埃因为经费减少了,主席都回家去,只有一个秘书主持工作,秘书更其专政了,上级的一切决议到县苏维埃就打止了,并未能传达到群众中去,目前苏维埃工作,可说没有什么转变。

 (7)肃反工作——过去肃反路线的错误较河东有过之无不及,塘江扩大会后肃反完全停顿,对于过去拿起来的AB团两县有四百以上,关到那里不问也不开释。过去群众恐惧肃反而反水很多,营前一区就有三百多人,这些都是贫苦工农群众,群众对AB团的认识非常模糊,他们说AB团在这些地方分的田,虽然分的不公道,尚未杀人,群众甚至一般干部到现在对过去肃反路线的错误并无正确的认识,只觉得现在不捉人不杀人了,就是说不肃反了,这些都是助长了反革命派的复活,有许多事实证明是如此。在红五月运动周内,我们在上犹、崇义举行了两次公审大会,按照阶级路线处理了一百多AB团——处决了四五个,判决徒刑的有一些,自新释放较多,现在上犹、崇义的犯人已清五分之四,最近又拟开公审大会,来处理,经过这几次公审,群众对肃反的恐怖可以打破,但对反革命派的认识还是模糊,主要的要加强对群众的政治教育,这一工作做得极其不够,在过去AB团的上层组织很少破坏,捉杀的大部分被欺骗加入AB团的贫苦工农,这是需要我们特别努力的。现在还是肃反委员会,在湘赣省有政治保卫局河西分局,我们现在正在审查。上、崇两县两肃反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决定改为政治保卫局河西政治保卫分局,在与湘赣打通后,准备取消,但肃反干部大成问题,政治侦探尚未建立。

  (8)地方武装——过去上犹有游击队与警卫队的组织,共有六个大队,共有官兵伕三百七十余人,步枪有一百九十八支。崇义有游击队官兵伕共有二百二十人,步枪一百四十支,另有三个警卫队,人数一百余,步枪三十支。政治上非常不坚定,干部以小商人知识份子占多数,还有从胡风璋部逃来的人担任军事指挥,表现非常之坏,工作路线极少转变,白区群众的怕游击队名之为“刀子队”,造成了赤白对立的现象,如铜城铁壁一般。现与军团总指挥部协商决定上、崇两县的地方武装编为两个独立团,每团暂编三连,加派干部大加整顿,将来编到独立第九师去,以担向粤北发展的任务,枪由军团拨了一部分,子弹较缺乏。现在上犹独立团已成立,崇义因七军尚未派出团长与政委,还未正式编队,目前这个武装尚不能算得是真正的红军,还需要极大的努力来改造与训练。

  (9)扩大红军与参战工作——红军攻赣时,四军及独立五师均派人到上犹、崇义两县招兵,一般的都没有经过拥护红军委员会的群众路线,都是自己设立招兵处,当时拥护红军委员会虽已组织,但是由党命令的指派的没有经过群众路线极少作用。四军招兵大少从经过宣传鼓动而自动来报名的,独立五师便完全用招兵买马的办法,二块四块×买一个新兵(下略四十三字——编者注)。优待红军家属的工作,过去完全是由苏维埃设法接济——送钱送米,并未发动群众起来替红军耕田,到现在还有许多红军家属的田末下种,因此群众认为当红军是吃粮还有人耕田(上级的命令),没有将当红军看作最光荣的,这些错误给了群众许多坏的影响,对扩大红军发生了不少阻碍,我们现已开始揭发这些错误,重新建立各区乡拥护红军委员会,执行扩大红军的正确路线,使之成为群众的一种运动附上道委关于扩大红军的通知(原文缺此通知——编者注)。七军政治部派了三同志参加崇义拥护红军委员会的工作,在扩大红军工作当中最严重的是党团员怕当红军的观念,我们已照中央局电信决定在红五月内扩大红军一千人,上、崇各四百人,遂川二百人。现在上、崇两县报名一百人,经过最近的努力,估量到五月底大约有四百人至五百人希望(过去上、崇两县当红军及到独立师独立团去的约有二千人)。

  参战工作虽然已开始执行,但群众中的保守失败观念尚未冲破,未能成为广大群众的斗争,粮站由军团总政治部协同地方党与苏维埃从开始建立,现集中的公谷与群众卖给红军的米(三升米运动)将近三千担。我们在五月底计划至少要借此蓄六千担米,可供军团战时半月的粮食,只要经过我们的宣传鼓动,群众的粮食虽然困难,但发卖谷子给红军还很热烈(如营前等处),主要的是党极少作用,不能向群众作普遍的宣传鼓动,以致成绩尚少。财政统一与节省经济已开始照中局指示信执行,但打埋伏的还是不少。赤卫〔军〕过去各乡都有大部分,都是未经宣传鼓动而命令强迫组织之,因此极少作用。现决定每乡组织赤卫军一连外,还要另行建立各种参加〔战〕组织,但这一工作仅有决议,尚未开始实行。检查放哨兴筑向外发展的工事,崇义较能做到,上犹普遍的未执行。邮站已建立了,交通工作有相当整顿,但极不健全。边区游击战争没有详细的布置与指示,很少发动群众参加,动员群众参战的工作,做得万分不够,仅仅是开始的开始。

  (10)遂川工作现有两个区委一个特支,苏区是以大份〔汾〕草份〔林〕一带为中心,党员共有二百五十人,万安以前逃难来的有五十至六十人,党内小资产阶级意识派别观念非常浓厚,地方武装只有一百三十至一百四十人,非常薄弱,工作路线的转变异常微弱,据省启龙同志说恐怕比上、崇的工作还坏。最近敌人袭击大汾、左安的县委县苏退走酃县,现是否已回本地工作不得而知,目前道委无人可派去巡视遂川工作,准备调遂川区委委员支部书记十个来道委坐训练班,六月份拟派人去巡视。

  (11)南安、南雄工作——最近南安、南雄均派人来道委接头,已可取得联系。南雄工作,红军攻赣时四军十一师派叶修林同志回南雄工作,当时只有一些疏落的同志和暴动出来的农民,集中在油山一带,党的组织已无形解体,久受上、崇两县肃反路线错误的影响,以致一般群众发生恐惧悲观的现象,经过叶同志回去整顿后,才将南雄党的组织恢复起来,重新登记党员和建立与改造党的组织,并建立了南雄特委,游击队亦经过相当整顿,编为两个中队,苏党大会的路线相当传达了,他们的游击区域究在何处,报告中未曾说及,大约是在雄、丰边界一带。西华山原有个小的支部组织,还是五军游击时建立的,攻赣时四军政治部派同志到山上工作了一个短时间,党发展到一百同志,建立了秘密赤色工会的组织,并成立四矿总工会,该处矿山最大的西华山、山龙口、洪水寨、漂塘四矿山,西华山为最大,共有工人一万七千人,以钨矿为主,有一小部分为锡矿,工人大都是自备工具,大家合伙挖矿,每棚最多不到三十人,十人、八人也有,伙食大都是向上止〔山〕的商入或小贩借贷,高利贷的剥削很重,条件非常苛刻,沙子挖出后必须卖给放高利贷的商人或小贩,每担较在外面出售要少两元,赊的米每担又要贵一元,里外刻〔克〕扣,加以砂价跌低,工人生活非常痛苦,在一九三○年时每担砂价涨到三十元毛洋,一九三一年便跌到十四元毛洋,现在只有十二毛洋一担了,出产的砂子。畦小商人和小贩买去,转售到南安之华记协记,一华合发锡沙等公司大都是广东商人和外国资本开办的,从山上到南安、南雄的苦力工人很多(挑沙子的)尚无组织,周文山有部队驻在山上,每天收棚捐二毛至三毛不等,同业工人又审沙抽每担二毛,还有什么徽章捐每个一毛。南雄城有一个支部,共有同志十一人,池江(新城附近离南安六十里)有一个秘密贫农团,会员四人。我们对于西华山工作的指示是要发展党和工会的组织,派党员到附近农村中去建立秘密工作,领导工人反对高利贷与苛捐杂税的录削,反对商人垄断沙价,联系到反帝反国民党的斗争,要组织互济会,救济失业工人,扩大红军胜利的宣传,据区书来信已扩大了几十名红军。其他工作进行如何,尚不得知,南安城支部西华山区委指挥南雄工作,因报告太简单,只做了一个原则上的指示,要他派人来详细讨论工作。我们已决定月内派人到西华山和南雄巡视工作,拟成立雄庾县委(南雄大庾)统一工作的指挥,建立两县的秘密工作,并发展雄庾信边界的游击战争。

  (12)新发展区域的工作——军团过河时我们即准备要组织工作团随军建立新区域的工作,工作团的同志最初是由三军团调出来的,都是在兴国扩大的新兵中曾经做过区委和支部工作的,中、少共赣县委派过河西工作的工作团廿人,因赣县河西工作一时不能建立,也随我们来了分配到新区域工作团工作,万太河西工委会在三军团过河后跟三军团行动,在这里边也调去了一部分同志,以上总计共有五十多个党团员,都组〔织〕了新区域工作团工作,一共组织了六个工作团,大路坪、寺下、左安、小石门、南康、崇义,南丰县等工作团,五军出发仁化时,因无人可派,当时派有组织工作团,随五军出发后来道委,又从上崇两县,及训练班调了一些同志去工作团去工作,总计前后在百人左右,因为红军行动的变动,敌人的骚扰,工作团的区域也变更了几次,凡在除寺下,左安工作团,调往他处工作外,又增派了汝城桂东,阳湖(遂川县管)三个工作团,新区域工作一般的缺点是:(1)工作团能力薄弱,工作不深入。(2)没有充分的执行群众工作路线,各种组织大多是遵秘密拉夫式的建立起来的。(3)组织与斗争是离开的,没有能发动群众的斗争,对肃反工作非常犹豫与忽视。(4)阶级路线执行的非常不够,如大路坪工会主任是老板,以及独立劳动者与流氓占多数。(5)非常忽视建立党的秘密组织,如大路坪、寺下、小石门工作了很久一个党员都没有发展。(6)红军政治部的工作团的领导不够,向军团政治部的报告总不提到工作团的工作情形,工作团与道委的关系不密切,道委对工作团亦少工作的实际指示。(7)过去路线的错误造成如铜隔(墙)铁壁的一样赤白对立,特别是小石门、寺下、左安等地表现的格外严重,造成了目前工作上的极大困难,虽然有上述的许多严重错误,但亦有相当的成绩,主要的是:(1)武装当地的一部分群众建立相当数量的游击队(如大路坪、崇义、南丰县)(2)建立了少数群众的组织与秘密工作(如小石门、大路坪、小洛、横石井、崇义南部)(3)因为正确路线的执行,扩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相当的发动了一部分群众,除了上述的这些缺点错误外,敌人的轻装袭击,给了我们以工作上不少困难,遂川敌军学会了我们的游击战术,好像懂得我们河西贯彻河东的任务,我们便采取了集中兵力轻装袭击驱逐与分散工作的部队,不能作扩大苏区赤化河西一带的工作,上次进占大路坪、左安、寺下之线,威胁红军撤退苏区之内。

现将工作团工作情形简略于下:

(一)大路坪、横石井一线——大路坪一带群众斗争较热烈,群众有相当的发动,打土豪,挑土豪谷子,搜靖卫队子弹,建立一百多的游击队,红军撤退时跟出来的有六十余人,区革委已建立,还建立了两个乡的革命委员会,已有一小部跟红军撤退,贫农团有相当的组织(100余人),找到了下操等处的秘密组织(支部),横石井十八塘一带,原系独立五师,在那里工作的,前建立了区革委和七个乡革委,革委一部分委员是豪绅地主有计划的派出和红军接头来组织革委会的(还是一个好的经验,豪绅地主的毒计啊)。因五师没有执行群众工作的路线,用拉夫式的建立革委会,便上了豪绅地主的毒计了,五师开走了,大部分的革委主席都卷款逃走了,革委会已坍台了。现在区革委尚有几个同志跟着游击队,内中只有极少数比较坚决的,横石井共有党员六人,大都嫖赌不生产的分子,在群众中毛无作用。最近在长南乡发展了两个党员和一个贫农团(只有三个人),龙口发展了一个党员,严湖区之下蒙江发展了三个人的一个赤色农会小组,严湖村蔡屋建立了一个农会小组,大平坳建立了贫农团(六人)。现在将南康游击队、棉津游击队、大路坪游击队合编为万干省游击队,成立三中队,官兵夫三百人以上,枪支150枝,总指挥部派田海清(一师二团副团长)为大队长,政治部也派了一个大队总支书记,工作区域主要的事(是)横石井、大路坪、严湖一线,白沙地坛子前一代游击。游击大队共有党员21人团员13人,党的领导作用薄弱,准备的来发展独立团这一区域以上洛群众斗争为最好。

(二)寺下、左安、小石门一线——寺下因赤白对立的严重,群众对朱家泮匪首的恐惧,以及工作路线的错误毫无成绩,红军撤退后朱又盘据了寺下,现在已没有了工作,左安工作团去不到几天,遂川之敌即进扰左安,没有做到什么工作,群众大都逃走,也是赤白对立的恶果,小石门群众斗争较热烈,要求分田挑土豪谷子,建立了63人的贫农团,对赤区存在着威惧心里,因过去游击队在小石门牵了群众的二十几条牛乱挑贫苦工农的谷子,杀贫苦工农的鸡鸭,经过鼓动解释后较前减少,这个地方的工作可以巩固起来。

(三)崇义南丰县工作——崇义南丰县发展了一块很大的赤区,如文英、上堡、关田、聂都、密□等地。这些地方原来都有党的秘密支部,但与党时常脱离关系,成分比较复杂,过去有些地方有暴动队的组织,负责人多半是苏区洗刷出去一些分子,他们组织起暴动队,不分阶级的乱闹,而‘拥兵自卫’。最近党团组织都有相当改过与新的发展,暴动〔队〕经过洗刷后改为游击队,现有相当发展,共有90余人,枪只有九枝,另外还有一部分暴动队正进行改造。大多数地方已建立革委会,但群众路线的执行非常不充分,贫农团亦组织了,人数很少。有少数乡已开始土地的调查,做深入巩固的工作,文英、关田两处外,最近即可成立区委,在聂都一带土豪地主潜伏势力,尚未彻底肃清。

(四)桂东、桂阳、汤湖一线——五军相继占领桂阳、桂东城后群众斗争情绪很热烈,每次开群众大会可到七八千至万余人,据滕代远同志来信说:‘这是在干东南所未见’。这一区域的工作,在东部深入工作开辟苏区,西部则建立秘密组织,汤湖工作比较困难,我们这一二天才派工作团去,这是一个很大的缺憾,因过去无人可派。

13)目前工作总方针——主要的发展方向是北打通中央与湘干省的联系,使苏区打成一片,造成夺取干州、吉安的河西根据地,因此道委目前的工作任务,决定加紧桂阳、桂东之东与遂川之左安、汤湖、高排一线的工作与酃县苏区贯通,打通与湘干省之联系,发展南康北部及上犹河南部之游击战争,发展南康北部与干县河西的工作,向着干河西岸与遂川推进,积极巩固上崇苏区,彻底转变党的路线,充分的发扬群众参战的积极性,扩大反帝对日宣战,与武装保卫苏联的宣传,改造并建立上、崇两县的独立团,发动万干康和桂阳、桂东的游击队,造成独立九师的基础,加强南安、南雄、塘江上下糟一带的秘密工作。积极消灭豪绅地主的武装和镇压反革命的活动,以巩固后方,训练工农干部,改造和发展党的组织,加紧党内教育和两条战线的斗争,集中火力反对右倾,同时不放松‘左’的错误。现在仅仅是开始,苏区党大会与中央局正确路线的传达尚未深入到支部,工作的转变正开始在这里进行,返需要用极大的努力,执行实际工作的彻底转变。道委对新发展区域的工作的指导与生意还是万分的不够,现在正在开始加强对新区域工作的领导。反帝对日宣战与武装保卫苏联的宣传和工作一般的忽视,这是极大的错误。红五月工作已照中央局来电指示进行,待工作结束后再做详细报告来。

14)少共工作,少共道委另有工作报告。

15)关于河西军事状况军团政治部有报告给总政治部,故不赘述。

                      (完)

                                                       河西道委   

                                                   1932517日于营前

                           (根据原件打印,此件存于江西省赣州市档案馆)


下一篇:汝城“新湖南”考究及其历史意义

上一篇:1932年汝城县革命委员会成立的历史回顾

 

Copyright 2010 http://szw.rc.gov.cn Powered By 汝城史志网 主办:湖南省汝城县史志办

技术支持:汝城县墨客网络技术服务中心 tel:13332550532 qq:2274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