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展示

简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汝城发生的重大革命历史事件

  来源:http://szw.rc.gov.cn  发布时间:[2014-01-08] 点击量:445  

 

  

汝城,是著名的革命老根据地,重要的党史资源大县。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汝城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英勇无畏,不屈不挠,谱写了壮丽的历史篇章。在这块红色土地上,发生了“朱范谈判合作”、“策划湘南起义”、“红三军团征战汝城”、“中央红军突破第二道封锁线”等众多党史事件,留下了毛泽东、朱德、邓小平、彭德怀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从事革命活动的光辉足迹,养育了朱青勋、何举成、邓毅刚、李涛、朱良才、宋裕和等一大批为民族解放事业立下不朽功勋的优秀儿女。烽火岁月凝成的历史丰碑,是汝城人民永远的骄傲!

一、大革命失败后,汝城工农运动仍蓬勃发展,被誉为“新湖南”,为毛泽东上井冈山埋下伏笔

1927年,在中共汝城特别支部领导下,汝城工农革命运动风起云涌,蓬勃发展。是年116日,汝城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实现了“一切权力归农会”。至6月,全县共建立14个区农会,150个乡农会,有会员3.5万人,有组织的工农群众5.6万人。同时,还成立了县工会、商会、共青团和妇联等组织;接管改编了县挨户团、保商队等封建地方武装;组建了县农民自卫军、工人纠察队等革命队伍;开展了减租减息、改善工人待遇、提倡男女平等等革命活动。全县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革命洪流。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笼罩汝城,其周边各县农民运动也相继被反动派镇压。汝城党组织及时调整斗争策略,积极组建农民武装,用武装保卫革命成果。为提高农军政治、军事素质,1927519日,在县城西垣何氏宗祠开办200余人的农军干部训练班。26日在县城召开反帝讨蒋大会,成立县农军总部,统一指挥全县武装。之后,全县各地农协纷纷举行集会,发动民众起来与反动派斗争。29日,汝城县特别支部与上级失去联系,为防事变,及时成立县公安委员会,统一指挥全县农民武装,部署全县防务,并在大坪、集龙、延寿、文明、田庄等边境要地设立哨所。各区农军相继扩充为自卫大队,各乡成立纠察队,发现敌情,即鸣炮报警,规定东乡四响,南乡三响,西乡二响,北乡一响。一闻警炮,立即组织农军火速增援。期间,在西垣宗祠建立兵工厂,打造梭镖、大刀和毛瑟枪,各区农协也集中工匠大造武器。19275月,耒阳、宜章、资兴、郴县、桂东、仁化等县数百农军相继转移至汝城。5月底,汝城农军攻占广东仁化县城,成功解救被关押的革命干部群众300多人。随后又出击沙田,狠狠打击了桂东反动派何鉴。6月初,为统一领导汇集汝城的各县农军,中共中央指示成立“C.P驻汝特别工作委员会”。6月中旬,广东惠(州)潮(州)梅(县)农军(工农救党军)300余人在吴振民、李芳岐、于鲲等率领下,艰苦转战千里进入汝城,汝城汇集农军达5000人左右,一时成为湖南工农运动的中心。汝城生机勃勃的工农运动,引起中共中央的高度关注,被誉为“新湖南”和类似十月革命前夜的“彼得堡”。19277月底,为发展以汝城为中心的湘南革命运动,中央决定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湘南特委,通过毛泽东起草的《湘南运动大纲》,决定以汝城为中心实行湘南革命和武装反抗。这是“毛泽东探索农村革命道路的开端,为中共中央及湖南省委制定和实施秋收暴动计划作了准备,也为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失利后毅然率领部队沿湘赣边界转移、进军井冈山埋下了伏笔”。[170]

二、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在汝城组建,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打出工农革命军旗号的武装力量”诞生

19276月中旬,惠潮梅农军到达汝城后,即派阳兴光、方临川赴武汉向中共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汇报东江农军转战汝城经过和汝城工农运动情况。随后,吴振民率乔装成国民党军队的惠潮梅农军由汝城向武汉进发,6月底在衡阳与方临川相遇。方临川传达周恩来指示:要求惠潮梅农军返回汝城,与湘南和汝城农军合编为一个师,番号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就地举行武装起义。惠潮梅农军随即掉头重返汝城。同时,中央军事部特派中共前委委员陈东日、湖南省军委委员武文元等抵汝城,组建了任卓宣为书记、陈东日、陈佑魁、吴振民、朱青勋、何举成、李涛等6人等为委员的湘南军事委员会,以加强对汝城武装力量的领导。其后,对汇聚于汝城各地的农军进行整编,组建成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陈东日任师长,吴振民任副师长,武文元任参谋长。下辖3个团:惠潮梅农军为第一团,李芳岐任党代表,吴振民兼任团长;汝城农军为第二团,朱青勋任党代表,何举成任团长;郴县、宜章等地农军为第三团,高静山任团长。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组建后在汝城县城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仪式,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打出工农革命军旗号的武装力量”[171]的诞生。

三、工农革命军二师一团成功发动桂汝秋收起义,宣告成立汝城县工农兵政府,建立全国最早的县级苏维埃政府,对后来各地苏维埃政权的建立产生积极影响

1927815日,由于反动势力残酷镇压,轰轰烈烈的汝城工农运动惨遭失败。中国工农革军第二师损失惨重,朱青勋、吴振民、林军杰等许多领导骨干壮烈牺牲。余部500余人在陈东日、何举成、李运昌等率领下转移到濠头后方营整编,继续坚持武装斗争。9月初,为便于行动,二师余部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补充团,何举成任团长,任卓宣任党代表,于鲲任副团长。923日,接湖南省委命密令,补充团于江西上犹营前改编为湖南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一团,就地举行秋收起义。924日,何举成率领第二师第一团打着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补充团的旗号进入桂东县城。26日晚,桂东县长谢宪章设宴为部队接风洗尘。席间,何举成举杯为号,宣布起义,活捉谢宪章及政府官员20多人,救出了被关押的桂东农军干部和革命群众。29日又乘胜攻占汝城县城,活捉县清党委员何沛霖,救出被关押的农军干部和革命群众,颁发《湖南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一团布告》,在县城黄氏宗祠宣布成立汝城县工农兵政府,号召工人农民团结起来,“组织工农革命军,实行工农革命,打倒新旧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没收其财产,废除苛捐杂税及田租,实行耕者有其田”。提出“由工会农会及兵士选举代表,组织工农兵政府,而后组织全国工农兵政府”和“联合世界上之工农兵,共同奋斗,消灭帝国主义,完成世界革命”的政治主张,吹响建立苏维尔政权的号角。

“桂汝秋收起义连克两座县城,并建立了汝城县苏维埃政权,实现了中共湖南省委的起义计划,对湘南地区的武装斗争产生了重要影响。”[172]

四、朱德在汝城与范石生谈判合作,为我党保存和壮大了一支武装骨干力量,为不久后的湘南起义、“朱毛”会师奠定了基础

192710月,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军余部800多人历尽艰辛转战崇义上堡,部队面临国民党围追堵截和缺衣少食的生存危机。此时,朱德意外获知昔日同学国民党十六军军长范石生在毗邻崇义的汝城一带驻防,为了部队的生存和发展,便说服官兵决定与范石生谈判合作。经书信联系后,双方表示愿意合作。1120-21日,朱德与范石生在汝城县城储能学校及津江村堂屋下进行合作谈判,成功达成协议:一、朱德部队暂用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团番号,毛泽东属下张子清、伍中豪部队暂用四十七师一四一团番号,何举成二师一团暂用十六军特务营番号;朱德化名王楷,名义任十六军参议、四十七师副师长兼一四○团团长,陈毅任中共十六军军委书记兼一四○团政治指导员,王尔琢任一四○团参谋长。二、同意朱德提出“政治上自主、组织上独立、军事上自由”的三条原则。三、给部队先发一个月薪饷,每支步枪配200发子弹,机炮配1000发,损坏的枪支由军部修理所尽先修理,每人发给一套冬装及毯子、背包带、洋镐、行军锅等必需品。当时,朱德部只有七八百人,却按一个团的编制足额配备军需物资,后又给5万大洋。朱范谈判合作,使南昌起义军余部军心稳定、士气大振,为我党保存和壮大了一支武装骨干力量,为不久后的湘南起义、“朱、毛”井冈山会师奠定了基础。

《何长工回忆录》对“朱范合作”予以高度评价:“没有范石生的帮助,就没有湘南起义,就没有朱毛井冈山会师,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

五、朱德组织召开的“汝城会议”,是湘南起义前的决策性会议,为发动湘南起义作了思想、军事、组织上的必要准备

192711月上旬,为准备湘南暴动,朱德秘密委派前往上堡联络的工农革命军二师一团战士叶愈蕃、何跃生等,到湘南、粤北各县通知地方党组织,要求派人前往汝城参加起义军领导与地方党组织负责人的联席会议。1126日至28日,朱德在汝城西街衡永会馆和津江村朱雄万宅院主持召开会议,讨论部署湘南起义事宜,陈毅、王尔琢等出席会议。参加会议的各地党组织领导人是:湘南方面,郴县夏明震(代表湘南特委),耒阳谢竹峰,宜章毛科文、杨子达、彭晒,资兴黄义行,汝城何日升、何举成,桂东郭佑林;广东方面,任卓宣、钟鼓(代表广东省委),龚楚(代表北江特委),乐昌李光中、仁化阮啸仙、始兴梁明哲等。会议上介绍了与范石生谈判合作的情况,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以汝城为中心发动湘南暴动的指示,就湘南起义问题进行了紧张热烈地讨论、研究。最后会议制定了以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军打先锋的湘南起义计划:1.政治方面:当前是敌人想把农民武装力量消灭掉,对共产党实行清乡大屠杀,共产党要以农村为阵地,组织广大农民,开展武装暴动。2.军事方面:要积极组织力量,夺取武器,发展壮大武装队伍,开展以武还武的斗争。反动派搞白色恐怖,我们就搞赤色恐怖,成立黑杀队(即暴动队),白天分散生产,晚上集合杀反动派,力量壮大了,就开展大规模暴动,继续扩大暴动力量和活动地区。3.组织方面:建立、发展党的组织,恢复其他原有的一切革命组织,在暴动成功的地方,迅速建立苏维埃政府,开展土地革命。决定于12月中旬以汝城为中心发动湘南暴动。这次会议,史称“汝城会议”。汝城会议带有明显的纲领性、方向性,是湘南起义前夕的一次决策性会议,在思想上、军事上、组织上为发动湘南起义作了必要的准备。

汝城会议后,湘南、粤北广大地区的农民运动迅速高涨,成为有组织、有领导、互相配合、互相支援的统一斗争。各地农民武装频繁出击反动武装,不断扩展活动地盘,暴动烈火在湘南、粤北地区迅速蔓延。

六、毛泽东到汝城策应湘南起义部队,创建龙溪、西边山革命根据地,对巩固和壮大井冈山根据地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19283月底,毛泽东得知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发动湘南暴动成功并遭强敌追击,正向井冈山方向撤退的情况,亲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前往桂东、汝城阻击国民党部队,掩护起义军上井冈山。并派袁文才、何长工率第二团西进资兴,接应从郴县撤出的湘南起义军。43日,毛泽东在桂东沙田墟老虎冲三十六担坵召开大会,宣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并命汝桂边区赤卫队改编为湘赣边区游击大队。45日至8日,毛泽东率第一师第一团先后在寒岭界的老虎垅、荷洞坳、凉亭坳,暖水的银岭脚、鸭屎片与汝城宣抚团何其朗部,在县城西面的曹家山、桂枝岭、会云仙等地与胡凤璋部激战。48日,在汝城党组织和群众支援下,毛泽东率部一举攻占汝城县城,迅速打开县狱,救出被关押的革命同志和无辜群众,并放火烧了县公署。9日,又与胡凤璋援兵在县城附近发生激战。考虑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自45日以来已在汝城阻敌四日,为湘南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转移赢得了时间,毛泽东即命部队撤出战斗。

毛泽东在汝城期间,利用田庄墟日召开了5000多人的群众大会,号召广大农民群众起来暴动,开展土地革命。进攻县城时,毛泽东及团部驻扎在土桥黄家村黄素轩家大院。为感谢村民的帮助,毛泽东把钱包好悄悄放在主人的壁柜上。毛泽东还到了汝城、资兴边界的龙溪洞,指示何翊奎、钟碧楚、刘光明等留汝城南洞、资兴东坪一带,组建了中共资汝边区支部,创建了井冈山外围西边山、龙溪根据地,建立了苏维埃政府和农民赤卫队,并以西边山瀑水村游击队员郭秋林家为联络站,沟通了西边山、龙溪根据地与井冈山的联系。

七、朱德到汝城扩红建政,帮助恢复或建立县、乡苏维埃政府,发展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1928730日,朱德率红四军主动撤出攻打郴州的战斗,由资兴到达汝城北乡的南洞。次日在南洞墟召开群众大会,号召农民组织起来,开展土地革命,迅速成立了南洞地方党组织和乡苏维埃政府及农民赤色游击队,选举蒋席珍为南洞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罗会文为副主席,何寿恩为赤色游击队队长。同时成立了土地革命委员会,推选郭后养为主席,发动农民开展轰轰烈烈的插标分田运动,并把没收土豪的财产分给贫苦农民。广大农民积极配合,丈量土地,插牌分田,捕捉土豪,短短五天,捉拿土豪30多人。在群众强烈要求下,苏维埃政府将土豪何英贤的房子烧了,将土豪何德香抓到南洞墟游街。

81日,朱德在田庄“指头春”药店研究成立县乡苏维埃政府,并派出武装工作队组织当地干部下乡宣传革命道理,发动群众打土豪。在田庄墟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田庄乡苏维埃政府,并应群众要求枪决了大劣绅黄兆槐。接着,田庄乡的白泥坳、铺前等村也先后成立了苏维埃政府,选举了主席、副主席、执行委员、土地委员、赤卫队长等,并迅速开展打土豪分田地运动。随后,朱德又在田庄墟帮助恢复成立汝城县苏维埃政府,选举欧阳焜为主席,朱忠良为副主席,以及土地、财政等委员。其后,西区文明、延寿、东山、岭秀,东区濠头,南区大坪、井坡、泉水等乡也先后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县苏维埃政府迅速制定了《土地分配法》,全县各地纷纷开展插标分田运动,共分配土地26.4万亩,78%的农民分到了土地。

810日,朱德部又在南洞墟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汝城县北区苏维埃政府,到会群众达四五千人。会场气氛热烈,“革命万岁”、“红军万岁”的口号不绝于耳。会后,各地纷纷丈量土地,插牌分田,整个北区共分土豪土地5798.65亩,农民户平2.1亩。田庄乡蔡家村何成己家分到水田4亩多。这是汝城1926年大革命以来掀起的又一革命高潮。

朱德在汝城期间,还根据前委的决定帮助恢复中共湘南特委,任命杜修经为书记,恢复建立了中共汝城县委,任命唐天际为县委书记,欧阳焜、朱忠良为委员。安排红四军总部拨给枪枝弹药,帮助组建了湘南红军游击大队,唐天际兼任大队长,成立汝城赤卫队,朱赤任赤卫队长。

八、彭德怀率中央红军西路军征战汝城,沉重打击反动武装,帮助建立汝城县革命委员会,扩大和巩固了中央苏区

早在1929624日,彭德怀、滕代远率红五军3000余人经桂东直达汝城暖水墟,当晚率部攻打县城,与胡凤璋部激战一昼夜,毙敌数十人,缴获枪支近百。25日至26日,彭德怀又先后于乾浦、北林、银坑一带,县城至广东仁化方向两次与胡凤璋部激战,重创了胡凤璋部。彭德怀此次到汝城,狠狠打击了胡凤璋反动武装,秘密组织工会、农会10余个,迅速恢复了汝城革命根据地。其后,湘南游击大队迅速发展到300余人,在湘粤赣边坚持游击武装斗争。

19323月中旬,赣州撤围后,中共苏区中央局决定以红三军团为主组成西路军,经江西上犹、崇义西进湘南桂东、汝城一带,开展扩大苏区的斗争。421日,红三军团第三师师长彭遨率部发起文英之战,经三天激战,于24日攻占文英。429日,西路军兵分二路直趋湖南,分别从大坪和热水、益将迅速向汝城县城挺进。51日,西路军顺利占领湘赣重镇汝城县城。53日,彭德怀率红军和汝城游击队6000余人将上古寨团团包围,计划采取挖地道爆破的战术夺寨。后因敌援军大兵压境,彭德怀率部撤离。514日部队撤至濠头下河村,彭遨在濠头召开何举成追悼会,发动200多名青年农民加入红军队伍。25日于益将台望岭与尾追之敌激战,毙、伤敌军200余人。529日,红五军、红七军于集龙与敌激战一昼夜,毙、伤敌数百人,后因地势不利,撤出战斗,向上堡方向转移。彭德怀占领汝城近一个月,先后歼敌过千,缴枪数百支,贯通了汝城与中央苏区的联系。其间,红三军团第五军第三师教导队在县城模范学校举办了培训班。同时,红军还在集龙墟召开了群众大会,将集龙暴动队改编为游击队,帮助成立了中共汝城县委、汝城县革命委员会,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将汝城开辟为中央苏区的新苏区。

九、中央红军长征过境汝城,在汝城党组织和人民的全力支援下,胜利突破国民党构筑的第二道封锁线

1934年春夏,由于“左倾”路线的错误指导,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8月,红六军团9000余人为中央红军主力部队长征先行突围西征,率先过境汝城,经过了汝城的田庄、濠头、暖水、马桥等四乡(墟)。1021日,中央红军突破江西安远、信丰、赣县至广东南雄一带的国民党第一道封锁线后,兵分三路向西突围。红三、八军团为右路,红一军团第二师和五、九军团为左路,掩护中路红军(红一军团第一师、中央机关、中央军委第一、二纵队)乘势沿湘粤赣边境向汝城方向挺进。蒋介石火速调兵遣将,在桂东——汝城——城口之间200余里战线上布下重防,设置第二道封锁线。同时,令汝城地方政府实行坚壁清野,赶修碉堡200余座,所有碉堡均派重兵驻守。1029日,中央红军8万余众长征进入汝城,历时16天,经过汝城热水、永丰、土桥、附城、大坪、外沙、延寿、岭秀、文明等18个乡(墟)205个村,行程130余公里。历经苏仙岭、石壁山、东冈岭、泰来墟、青石寨、百丈岭等大小战斗20余次,摧毁敌碉堡100余座,毙敌千余,胜利突破了国民党精心构筑的第二道封锁线。中央红军过境汝城期间,先后在汝城境内的热水墟、三江口八丘田、大坪城溪、小垣大山、延寿墟等地设立红军总部,在文明沙洲、秀水、韩田等村设立红一方面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卫生部、卫戍司令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银行等。汝城党组织和人民在人力、物力上给予了大力支持。红军所到之处,沿途群众主动为红军带路、当挑夫、抬伤员、砻米做饭等。红军每到一地宿营,都要访贫问苦、宣传革命、发动群众打土豪等。演绎了“红军借据”、“半床棉被”、“一只藤碗”等许多体现军民鱼水情的感人故事。

十、三年艰苦卓绝的东西边山游击战争,是中央苏区斗争的继续。汝城人民与游击队生死与共、并肩战斗,谱写了一曲鲜血与生命的赞歌

193410月,主力红军长征后,蔡会文、游世雄率留守红军组成的游击队赴资汝桂边的东、西边山开展武装斗争,成功开辟了以东、西边山为中心的湘粤赣边游击区,形成了方圆900里的游击根据地,包括湖南酃县、茶陵、桂东、资兴、郴县、永兴、汝城、宜章和江西上犹、崇义、遂川、大余,广东始兴、南雄、仁化、乐昌等16个县。

19354月,面对中央红军长征后的严峻形势,项英、陈毅在江西大余长岭召开湘粤赣边党政军干部会议,成立了南方游击总指挥部,直接领导湘粤赣边的游击武装斗争。会议决定以油山为中心,建立巩固的湘粤赣边游击根据地,制定“统一指挥,分散行动”的斗争策略,并派工组队赴各地开展工作:蔡会文率两个大队约300人向崇义、上犹县边境和汝城、桂东县一带发展,建立游击区;李国兴率一个大队100余人到崇义的文英、古亭、聂都一带发展游击区……后蔡会文将所率红军与方维夏、陈山的红独立四团、游世雄的游击队、赖鉴冰的汝桂边区游击队整编为湘粤赣边红军游击支队,蔡会文任支队长兼政委,游世雄任副政委。支队总部设东边山赤水仙,下辖8个大队,在东、西边山开展游击战争。

国民党多次纠集正规军和地方武装对东、西边山游击区进行残酷“围剿”。游击区形势几度严峻。汝城人民在地方党组织领导下,积极参军参战,为游击队筹粮筹款,帮助游击队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在敌人严密封锁的日子里,当地群众想方设法闯过敌人的关卡,将粮食、食盐、布匹、电池、胶鞋等带进山去,保证了游击队的生活给养。敌人进山“清剿”时,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帮助游击队探敌情,送情报,救伤员,有力地掩护了游击队。游击队被敌围困不能生火做饭时,老百姓乔装进山,把做好的饭菜放在约定的地点。游击队战斗时,群众冒着枪林弹雨运送弹药、抢救伤员,为游击队带路摆脱敌人追剿。椿树坪农妇郭名顺在山洞里秘密为游击队缝制军服百余套;游击队在鞋寨垅扩军时,200多人的西边山村就有50多人参加游击队。

193510月,国民党调集湘粤正规军和资汝桂地方武装5万余众对东边山游击区进行大规模“清剿”,游击队伤亡惨重,支队长蔡会文英勇牺牲。19365月,游世雄负责汝城、桂东、资兴游击区的发展、巩固工作,建立了西边山中心苏维埃政府,钟为忠任主席,下辖5个区苏维埃政府:一区为两水口,二区为山脑子,三区为蛤蟆塘,四区为打狮老容、五区为罗家寮。193612月,胡凤璋率保安团再次进山“清剿”,对游击区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声称红军坐过的石头也要砍三刀。强令东、西边山及周边的村民五天内全部搬至碉堡附近的地方去住,不搬走者以“通匪”论处。保安团放火烧村,东、西边山到处火光冲天,狼烟滚滚。西边山的白石坑、上吊狗寮、镰刀湾等39个村庄倾刻变为废墟。19376月,胡凤璋又率保安团600余人进山“清剿”。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游世雄所率游击队大部壮烈牺牲或被打散,游世雄的妻子、西边山中心苏维埃政府妇女主任范惠香被敌割去头颅悬挂县城示众,其3个月的小孩游怀春也被抓去当人质。但是,游击队和东、西边山人民并没有屈服。他们擦干了血迹、掩埋了同志的尸体又继续战斗。

汝城人民始终如一地大力支援游击队,帮助游击队迅速恢复和发展。汝城党组织和汝城人民始终与游击队并肩战斗,整个东、西边山几乎家家有人参加游击队,户户有人为游击队做过事,以至敌人进山“清剿”时,分不清谁是游击队,谁是老百姓。湖南第八区保安副司令胡凤璋在湘粤赣三省“清剿”会上曾哀叹道:“东、西边山的老百姓全都从了共匪。”

(作者系汝城县史志办原主任)

 

注释:

[170] 湖南人民出版社《中国共产党湖南简史》第32页。

[171] 《郴州地区志》第1907页。

[172] 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版《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各地武装起义·湖南地区》。


下一篇:汝城连接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的战略地位

上一篇:汝城“新湖南”考究及其历史意义

 

Copyright 2010 http://szw.rc.gov.cn Powered By 汝城史志网 主办:湖南省汝城县史志办

技术支持:汝城县墨客网络技术服务中心 tel:13332550532 qq:2274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