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展示

汝城连接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的战略地位

  来源:http://szw.rc.gov.cn  发布时间:[2014-10-19] 点击量:570  

 

汝城县位于湘粤赣三省交界处,地处南岭山脉与罗霄山脉交接部,是湖南省进出南岭地区的交通要道,是镶嵌在五岭山麓的一颗璀璨明珠,古有“内为衡()宝(庆)门户,外扼赣粤咽喉”之誉,有“毗连三省,水注三江(湘江、珠江、赣江)”之称。汝城是早期工农革命运动比较活跃的地方,既属于湘赣苏区红色区域,也是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连接湘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的桥梁,为苏区建设和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汝城苏区受中央苏区崇义县委领导,是中央苏区的西大门

19279月,共青团汝城地下小组负责人何日昇受中共湘南特委指示,联络隐蔽县内的党员,秘密组织中共汝城县委,发展了朱良才等经过斗争考验的先进分子入党,何日昇任县委书记。1928年春,中共江西省赣南特委、崇义党组织领导人邓子恢化装成布老板来到汝城县城,听取了汝城党组织负责人赖绍尧关于汝城热水地区党组织建立情况汇报,指示赖绍尧加快组建湘粤赣边党组织,发动农民起义,开辟游击区。同年4月,赖绍尧等人在热水成立了中共湘粤赣边特委,赖绍尧任特委书记,在崇义边境的文英、乐洞,汝城边界的热水、益将、东岭等地发展党员,开展武装斗争。4月底,中共崇义县执行委员会在崇义县樟树坳成立,周流源任执委书记。4月,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从井冈山到汝城宣传土地革命,离开汝城后,何翊奎(又名何辅仁、何默斋,汝城县田庄乡人)组建成立了中共金坑区委,何翊奎任书记。不久,中共金坑区委扩大为中共上(犹)崇(义)区委,何翊奎任书记。7月,红四军攻打郴州后撤回井岗山,7月底途经汝城南洞。应湘南特委要求,红四军前委抽调唐天际等4名干部和20多名战士留汝城。8月初,中共汝城县委在田庄圩重新建立,隶属湘南特委。192911月,中共崇义县委在长潭东山庵恢复。19303月,上犹、崇义两县党组织联合成立中共上(犹)崇(义)县委,何翊奎任书记,汝城属于中共上(犹)崇(义)县委领导。3月下旬,毛泽东、朱德在大余县城召开了南康、信丰、大余、崇义、上犹、南雄六县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对六县革命斗争作出部署。43日,在南康县龙回成立了中共西河行动委员会,决定向湘南的桂东、汝城发展革命力量,沟通与赣西的西路行委的联系,造成赣江西河地区红色割据局面。中共西河行动委员会派赖绍尧在上犹县黄泥河潭成立西河暴动委员会第二路指挥部,赖绍尧任总指挥,朱敢夫(一说何翊奎)任政治委员。西河暴动委员会第二路指挥部成立后,把汝城转入的革命骨干黄国琼、钟立俊等分派到崇义、上犹两县加强农暴领导工作,不幸的是何翊奎、黄国琼在上犹暴动中牺牲。19312月,红七军军长张云逸率第五十五团第二、三营阻击粤军援兵追击后,转经宜章赤石、里田进入汝城文明地区,再转资兴滁口、龙溪,至桂东彩洞、四都后,发动群众筹款筹粮,转战到崇义和上犹。中共西河分委机关从信丰县迁移至上犹县营前,成立上犹革命委员会和崇义革命委员会。至19316月,上崇苏区形成,属于中央苏区管辖。上崇苏区发展期间,崇义县委领导了汝城边界革命斗争。193251日,红三军团攻占汝城,建立汝城县革命委员会,开展土地革命斗争,把汝城发展成为新苏区,与崇义苏区连成一片,汝城苏区正式成为河西苏区的组成部分,是中央苏区的西大门。

汝城县不仅在地里位置上处于湘赣苏区和中央苏区之间,成为连接湘赣苏区和中央苏区的桥梁,而且,通过红五军、红三军团的转战,使汝城在湘赣苏区和中央苏区之间发挥了桥梁纽带作用。井冈山红军老战士黄克诚在自述中写道:“如果没有井冈山这块革命根据地的接应,则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以及后来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部队,都很难立足。而井冈山上有了朱德、彭德怀这两位行伍出身、久经战阵的优秀军事指挥员指挥作战,就犹如猛虎添翼,大大增强了红军的战斗力。在井冈山红旗的指引下,各地被打散了的革命力量又纷纷聚集起来,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60]

二、湘赣苏区是中央苏区的战略侧翼,汝城是连接湘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的桥梁

著名苏区史研究专家夏远生指出:秋收起义、湘南起义、平江起义,创建和发展了井冈山苏区,可以视为中央苏区的源头和起点;湘南起义对于井冈山苏区和朱毛红军的创建与发展功不可没;平江起义进一步壮大了井冈山苏区和朱毛红军;湘赣苏区、湘鄂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的建立发展紧密相关、三位一体;大量的革命文献,明确记载了湘赣苏区、湘鄂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的渊源关系和同体存在。[61]汝城是井冈山、湘赣和中央苏区的区域范围,养育了红五军、红三军团等红军部队,是连接中央苏区和湘赣苏区的门户,为湘赣苏区支援了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战争,为中央苏区指导湘赣苏区的各项建设,发挥了桥梁纽带作用。通过红色交通的人员与物资的往来,战役战斗的支援等活动,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通过汝城的桥梁纽带作用紧密联系在一起,同体共存。

早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就已经预见到湘赣边工农武装割据在湘鄂赣边区的地位与作用。192810月,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一文中指出:“全国革命形势是向前发展的,则小块红色区域的长期存在,不但没有疑义,而且必然地要作为取得全国政权的许多力量中间的一个力量……不但小块红色区域的长期存在没有疑义,而且这些红色区域将继续发展,日渐接近于全国政权的取得。”[62]“以宁冈为中心的湘赣边界工农武装割据,其意义决不限于边界数县,这种割据在湘鄂赣三省工农暴动夺取三省政权的过程中是有很大的意义的。”[63]九陇山和井冈山两个军事根据地,“不但在边界此时是重要的军事根据地,就是在湘鄂赣三省暴动发展的将来,亦将仍然是重要的军事根据地。”[64]毛泽东在这里已经深刻说明了湘赣苏区与中央苏区、湘鄂赣苏区的紧密联系。192945日,毛泽东代表红四军前委写给中央的信中,向中央建议在国民党混战的长期战斗中间,我们要和蒋桂二派争取江西,同时兼及闽西、浙西,在三省扩大红军的数量,造成群众的割据,以一年为期完成此计划。毛泽东、朱德决定,红军“在国民党混战初期,以闽西赣南二十余县一大区为范围,用游击战术从发动群众以至群众的公开割据,深入土地革命,建设工农政权,由此一割据与湘赣边界之割据连接起来,形成一坚固势力,以为前进的根基。”[65]这种“连片割据”的构想,就是后来创建中央苏维埃区域的指导思想。

连接中央苏区与湘鄂赣苏区是中共中央和湘赣省委的工作方针与既定任务。早在19282月,中央致江西省委信要求:“赣西南割据局面之发展与完成为江西全省总暴动之先决条件,这个区域现在要切实注意,真能造成一全赣西南割据的局面,但同时要注意到湘南攸县,茶陵,桂东等县而发展,即要造成赣西南与湘南的割据局面。这一个责任在中央尚未更进一步决定湘鄂赣三省暴动计划的时候,赣西南特委可以管到与赣西南附近湘南各县的工作。”[66]上犹、崇义苏区发展期间,中共崇义县委领导汝城边界的革命斗争。由此可见,赣西南苏区与湘南各县的紧密联系,而赣西南苏区是中央苏区的核心区域,湘南各县是湘南起义发生地,湘南起义农民军随朱德、陈毅上了井冈山,后来到达中央苏区,汝城自然成了“中央苏区县”。中共中央和中共苏区中央局决定,以湘东南革命根据地和西路革命根据地为基础,将湘东南、湘南两特委和赣西南的西路、南路、北路三个分委所管辖的区域合并成立湘赣省,建立湘赣苏区,成立中共湘赣省委和省苏维埃政府,统一领导这个地区的革命斗争。19315月,中共中央决定组建湘赣省,王首道任省委书记,袁德生任省临时苏维埃政府主席,张启龙任省军区总指挥。湘赣省委成立了管辖资兴、汝城、桂东、郴县、永兴、宜章党组织的湘南道委,汝城因此成为湘赣苏区红色县。10月,中共湘赣临时省委、省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后,将汝城划为湘赣苏区根据地游击区。1026日,中共湘赣省委在工作报告中指出:湘赣苏区发展的趋势是走向南与中央苏区、北与湘鄂赣苏区打成一片,“目前湘赣苏区主要任务即便与中央苏区及湘鄂赣省区打成一片,争取湘赣省革命的首先胜利。”湘赣省委请求中共苏区中央局调一部分红军到湘赣苏区工作,认为“打通湘赣省、湘鄂赣省到中央区的交通,这是在建立全苏根据地、建立中央政府、打通各省苏区联系有重大关系的。”[67]11月,湘赣苏区红军独立第九师师长赖昌来率部进入了汝城集龙、濠头一带开展武装斗争。

1932318日,中革军委发布《关于部队今后行动方向和行动部署的训令》指出,中央红军第一、五军团组成红军中路军(后改为东路军),在赣江东岸活动;红三军团和红十六军组成红军西路军,赤化河西,贯通湘赣、湘鄂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的联系。414日,彭德怀、滕代远率红三军团领导机关进驻上犹营前。417日,红三军团政治部在营前召开中共西河特委会议,成立中共河西道委,由中共苏区中央局指定贺昌(原任兴国县委书记)任道委书记,陈葆元任组织部长。中共河西道委仍隶属中共湘赣省委领导,在未与湘赣省委建立交通联系以前,直接由红三军团政治部指导。汝城又是江西苏区河西道委新开辟的苏区,1932年四、五月间,河西道委举办了党员干部训练班,毕业学员分配半数在上犹、崇义苏区工作外,“其余派到新发展的区域去工作——桂东、汝城、汤湖、崇义、南丰县。”[68]河西道委又决定从新区域及白色区域(西埠山南安南雄)调同志来受训练,增派汝城工作团,到汝城开展土地革命、党的建设和扩大红军等工作,“赤化河西一带”。河西道委在“目前工作总方针”中规定:主要的发展方向是北打通中央与湘赣省的联系,使苏区打成一片,造成夺取赣州、吉安的河西根据地,因此道委目前的工作任务,决定加紧桂阳、桂东之东与遂川之左安、汤湖、高排一线的工作,与酃县苏区贯通,打通与湘赣省之联系。”[69]中共崇义县委在汝城的集龙建立了党支部和乡苏维埃政府。1932717日,中共湘赣省委关于三个月工作竞赛条约给中央局的总报告写道:“我们的苏区除赣南北路各县外,整个苏区纵横也有四五百(里)路,若从北路到赣南则有七百里,这个苏区是夺取吉安的后方,是向湖南发展的有力根据地,是贯通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的枢纽,在军事上都有相当重要。”[70]

19341月,中华全国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沙洲坝召开时,王震等作为湘赣苏区的代表出席了会议。会议期间,毛泽东还交代王震:不要以弱小的兵力打堡垒战,要坚持游击战争“十六字诀”的原则,依靠人民群众,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游击战,在运动中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保存和壮大自己的力量。这说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的战略战术在湘赣苏区得到贯彻执行,湘赣苏区与中央苏区无论在地理位置上或思想行为上保持了紧密联系和高度一致。正如王震写成的《红六军团小史》所说:“湘赣苏区是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中间联系的桥梁,是中央苏区邻近的重要战区。所以在四次“围剿”最后决战的开始的阶段中,中共中央为加强湘赣苏区和红军政治军事领导,派任弼时同志来湘赣苏区,任中共湘赣省委书记并兼军区政治委员。”“我们的斗争经验是:红六军团的母家——湘赣苏区是我们党及其领袖——毛泽东、朱德等同志所领导的苏维埃与红军的泽源地。”“湘赣苏区是中央苏区的一翼,要向中央红军输送兵员,与中央苏区只一江之隔。”[71]《彭德怀传》写道:“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和朱德的统一指挥下,成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自此,湘鄂赣闽苏区的武装斗争逐步由以游击战争为主发展成为以运动战为主,这对创立中央苏区具有重要意义。”[72]由此可见,汝城县不仅是湘赣苏区的组成部分,也是中央革命根据地苏区江西省的组成部分,是“中央苏区县”确凿无疑。

19324月下旬,为了发展井冈山周边地区的革命武装,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中央革命根据地,彭德怀又奉命率领红三军团从江西遂川营前出发,到湘粤边区开展武装斗争,扩大红军队伍。421日,彭德怀指挥红三军团在江西文英包围消灭了胡凤璋挨户团焦钊炎营和朱鸿标部。30日,进抵汝城县城,兵分三路追击胡凤璋匪军。53日,红军将胡凤璋匪军全部包围于上古寨。因敌人援兵赶来,红军撤离汝城。此次彭德怀率部来汝城,与胡凤璋部和湘军激战20余天,先后歼灭胡部官兵500多人、湘军数百人,缴枪数百支,取得了转战汝城的重大胜利。

彭德怀部占领汝城期间,在集龙改编游击队,成立汝城县革命委员会,开展土地革命;在田庄及桂东寨前建立农协会,开展插标分田;第三师师长彭遨在沙田组建桂东县游击大队,后该队编入红三军团。把汝城发展成为新苏区,与崇义苏区连成一片,汝城苏区正式成为河西苏区的组成部分,是中央苏区的西大门。19341029日,中央红军分三路西进,董振堂、周昆率领红五、红八军团开入汝城集龙圩,彭德怀率领三军团入汝城热水圩。

三、汝城人民为湘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的斗争作出了杰出贡献

在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汝城先后有43900人参加革命,2460人献出宝贵生命,484人被认定为革命烈士。在湘赣和湘鄂赣苏区活动的红五军,自平江起义至192910月,一年多时间牺牲了800多人,其中贺国中、黄纯一等数十人,都是大、中队长,是红军骨干。在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战争中,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湘赣、湘鄂赣苏区成长起来的红三军军长黄公略、红四军十一师师长曾士峨、红三军团一师师长李实行、四师师长邹平等湘籍将领英勇牺牲。他们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湘赣、湘鄂赣和中央苏区的创建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央苏区邮政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总局局长的赖绍尧在1981年第6期的《江西文史资料选辑》上写了一篇《中央苏区邮政的历史概况》回忆文章。文中说:“1928年初,湘赣边区工农政府便在地下交通的基础上建立赤色邮政,并发行了邮票。这是中国人民邮政的开始……”[73]这是关于井冈山根据地1928年就有赤色邮政并发行了邮票的第一个正式说法。赖绍尧是湖南汝城人,长期在湘赣边界从事革命斗争,193111月在中央苏区担任中央苏维埃邮政总局局长,是毛泽东亲自找他谈话后上任的。

汝城是红六军团西征路经之地。1934年夏,湘赣苏区反“围剿”失利,苏区日益缩小。723日,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红六军团撤离湘赣苏区,到湖南省中部发展游击战争,并同红三军(由红二军团改编)取得联系,配合中央红军的战略行动。据此,中共湘赣省委和湘赣军区成立了以任弼时为主席的军政委员会,领导红六军团的西征行动。8月7日,红六军团第十七、第十八师和红军学校共9700余人由江西遂川横石、新江口地区出发,先后突破国民党军衙前至五斗江、遂川至黄坳、遂川至七岭、寒口至广东桥的多道封锁线,于11日进到湖南桂东以南的寨前圩。至此,红六军团胜利突破重围,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包围圈。12日,红六军团领导机关正式成立,萧克任军团长、王震任政治委员。当日晚,红六军团从寨前圩地区出发,经汝城、资兴、郴县、桂阳、新田县境,于23日到达零陵东北蔡家埠地区,准备西渡湘江。红六军团西征为中央红军长征起到了侦察、开路和掩护的先遣队作用。

中央红军长征在汝城突破国民党第二道封锁线。193410月,红军长征经过汝城时,在汝城人民支援下,取得了苏仙岭、延寿阻击战等战斗的胜利,突破了国民党部署在湖南汝城至广东城口的第二道封锁线,红军在汝城留下了“一条裤子,半条被子,两个红薯,红军借据,瑶民夫妇勇救红军”等一系列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留下了红军总部、红军池、红军楼、红军标语、红军纸币、红军宿营地、战斗旧址等众多革命文物,这是汝城人民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重大贡献的历史见证。

开国上将朱良才、李涛均是汝城县籍,在汝城读书和参加革命,逐步成长为共和国将军。

朱良才,1900年生于湖南汝城县外沙乡外沙村。1925年参加村农民协会。1927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1月,参加湘南起义,后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任连党代表、军部秘书等职,参加了黄洋界保卫战等战斗。1928年后,历任营部书记,支队、师、军政治委员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战斗,作战勇敢,多次亲率突击队爬城墙、攻堡垒,荣获二等红星奖章。

190594日,李涛出生在湖南省桂阳(今汝城)县延寿乡新坡村一个小康人家,乳名开源。在汝城读小学时,被选举为县学生会干事。1923年春,考入郴州湖南第七联合中学读书,开始阅读《三民主义演讲集》、《新青年》等进步书刊。1925年,参加爱国学生运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汝城县总工会委员长兼工人武装纠察队队长,组织成立了农民协会,开展减租减息、妇女放足等斗争。1953年,李涛在《自传》中写道:“我的一生,也就于此时找到了光明之路,奠定了我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人生观。”[74]

汝城人民的优秀儿女邓毅刚、宋裕和等参加了井冈山和中央苏区的革命斗争,成为世人敬仰的革命烈士或革命干部。

  邓毅刚(19041931),又名邓伟,字厦材,湖南汝城县附城乡邓家村人,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1918年,毕业于汝城濂溪高等小学。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学习。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毕业分配到国民革命军工作,任基层指挥员。参加了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参加南昌起义,南下广东。起义军失利后转战湘粤赣边。1928年初,参加湘南起义,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1929年初,随红四军进军赣南闽西,3月,任红四军一纵队参谋长。5月,调闽西地方工作,负责组建新的部队。8月,任龙岩县赤卫军大队长。1930年初,任龙岩县赤卫军总队长。同年3月,闽西各县的赤卫军合编组成红九军,邓毅刚任军长兼独立第一团团长。6月,任闽西红二十一军军长、军参谋长。11月,任赣南红三十五军军长,所部先后归红一方面军、红三军团、红七军指挥,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二、第三次反“围剿”作战。19311月,兼任赣南行动委员会委员。10月任红一方面军独立第三师师长。同年冬,率部攻打瑞金万田土围子(一说宁都赖村土围子)战斗中牺牲。

宋裕和(19021970),又名友训,汝城县延寿乡寿水村人,出生于贫苦农家,青少年时靠卖苦力为生。大革命时期,积极参加农民运动,当选为区农协委员长兼区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马日事变”后,带领延寿地区农民军保卫汝城县城。1927815日,国民党军十六军范石生部在土匪何其朗引导下攻陷县城,宋裕和突围到江西边境开展游击活动。9月下旬,奉中共湖南省委指示,他所在的游击队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一团,在湘、粤、赣边境一带活动,参加了攻克桂东、汝城县城等战斗。1928年初,在广东仁化搞农民运动的宋裕和上井冈山,受到毛泽东、朱德、陈毅的热情欢迎,被选入红四军军官教导队学习,在红四军政治部当宣传员,后任红四军连指导员、团政治委员、红三军支队和无线电总队政治委员。192912月底,参加古田会议,当选为红四军前委委员。1934l0月,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任中央军委总部三局局长,负责后勤工作。到达陕北后,任军委总部二局副局长。1936年,入红军大学学习。次年,任陕甘宁边区政府粮食局长。逐步成长为人民军队后勤工作杰出领导人。宋裕和在《红四军军官教导队》一文中回忆了在教导队读书、识字、军训等情况,说:“教导队给我的印象是永远不能磨灭的。”[75]

综上所述,汝城早期革命运动为湘南起义奠定了群众基础,汝城人民为井冈山、湘赣、湘鄂赣和中央苏区的创建与发展,为红五军、红三军团的创建与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付出了重大牺牲;汝城成为连接湘赣苏区和中央苏区的桥梁,战略地位极为重要;汝城的红色资源需要与井冈山、湘赣、湘鄂赣和中央苏区的红色资源联合保护开发和利用,为区域经济发展与苏区振兴、文化建设和旅游事业的繁荣等发挥特殊作用,并且,将汝城红色资源转化为教育教学资源,让红色文化进学校、企业、农村、军营、社区,营造红色文化自觉自信和传承创新的氛围,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学习教育以及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和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等,发挥文化支撑和智力支持作用。

  (作者系井冈山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井冈山大学庐陵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井冈山研究中心研究员)

注释:

[60] 黄克诚:《黄克诚自述》,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9-30页。

[61] 夏远生:《关于湖南省湘赣边若干苏区县应归属中央苏区的历史研究》,20111019日。

[62] 毛泽东:《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0页。

[63] 毛泽东:《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2页。

[64] 毛泽东:《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3页。

[65] 《红军第四军前委给中央的信》,《毛泽东文集》,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58页。

[66] 《中央致江西省委信:关于全省总暴动与地方割据等问题》,192822日。

[67] 《中共湘赣省委工作报告》,江西省档案馆编:《湘赣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上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07页。

[68] 《江西苏区河西道委给苏区中央局工作报告》,1932517日。

[69] 《江西苏区河西道委给苏区中央局工作报告》,1932517日。

[70] 《中共湘赣省委关于三个月工作竞赛条约给中央局的总报告》,江西省档案馆编:《湘赣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上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468页。

[71] 王震:《红六军团小史》,1937年版。

[72] 《彭德怀传》编写组:《彭德怀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第87页。

[73] 丁仁祥:《“新遂边陲特别区赤色邮票”的发现与考证》,《中共党史资料》2009年第2期。

[74] 刘庆芳著:《开国上将李涛》,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第30页。

[75]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等编:《中国共产党历史资料丛书·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下册,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版,第537页。


下一篇:集龙大战考证

上一篇:简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汝城发生的重大革命历史事件

 

Copyright 2010 http://szw.rc.gov.cn Powered By 汝城史志网 主办:湖南省汝城县史志办

技术支持:汝城县墨客网络技术服务中心 tel:13332550532 qq:22747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