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展示

集龙大战考证

  来源:http://szw.rc.gov.cn  发布时间:[2015-01-08] 点击量:634  

 

现有史料中对1932年集龙战斗的记载很少,党史、军史界专家学者没有对这场战斗进行深入研究。但这场战斗的确发生,况且参战人数众多,战斗场面庞大,双方伤亡惨重,意义非凡。笔者对此战斗进行了粗浅研究,阐述如下。

一、战斗形成

19323月,红三军团按照中共苏区中央局江口会议精神,在彭德怀、滕代远率领下,带着赤化河西,贯通湘赣、湘鄂赣苏区与中央苏区的联系,并相机河西几个城市为革命向湘赣发展根据地的战略任务,从赣县江口出发,经信丰县、南康县等地向赣西进军,先后占领江西上犹、崇义,西进湘南及桂东、汝城一带,开展游击战争。51日攻占汝城县城,在汝城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占领汝城后,部队呈辐射状向郴州五盖山、资兴高坪、桂东沙田、宜章红岩等地进发。红三军团一边行军打仗、一边革命宣传和征兵筹款,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地方武装力量,同时震惊了三省的国民党反动派。在何应钦策划下,湖南军阀何键急调二十八军第十五、第六十三师兼程向汝城急进;粤军陈济棠派第一、第二师及3个独立旅10个团向汝城进犯;江西国民党军第四十三、第五十二师亦向赣南蠢动,敌纠集6个多师对红三军团发动湘粤赣3省“会剿”。55日,敌人在飞机、大炮、无线电通讯等优势军备的支持下,逐渐对红三军团形成合围之势。占领汝城的红军大部开始向汝城东部、北部、东南部转移,59日,国民党飞机侦察到红军大部汇集于汝城东南部,投下了6枚炸弹。513日,敌湘军十五师侯鹏飞旅进入汝城马桥,逼近下湾。粤军警卫旅陈汉光由城口分三路进至汝城南乡大坪圩,陈章旅亦到达汝城大坪圩。红三军团为避敌之锋芒,主动撤出汝城县城,经东乡之土桥撤退到永丰、破石界、益将、集龙、热水、濠头等地。与敌人展开了拉锯战,一直坚持到520日。此时侯鹏飞旅向汝城东部永丰、濠头、热水、沙田红军发起进攻,红军向集龙、上堡集结。红一师主力部署于鹅形一带,红二师在丰州、集龙圩驻扎,红三师驻正源、小水坳、庙前、樟溪、永丰,红七军驻麟潭。敌陈光中师开向泥湖、下村进剿红军,敌粤军抵文英、聂都、池溪、官田及东霸、过埠、江口等处。当时,红三军团总部在思顺,崇义大王洞设有后方医院,濠头庙前设有红军兵站,收集了大量谷米。根据敌情变化,红军计划每师组织一个150支枪的别动队,深入敌区消灭敌人,捉土豪和扩大宣传。红军主力则集中工作和训练,敌来袭时,集中打击,敌不来,便向前推进。《红三军团政治部关于崇犹两苏区路线和红军情况的报告》明确:“在目前河西非常需要打一个大的胜仗,以更加提高群众参加革命战争的精神,以扩大红军扩大苏区,扩大地方武装。”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二、战斗经过

为迎接战斗,红三军团进行了排兵布阵,于23日早晨调集营前、寒口两地的红军一部向集龙会集,准备在集龙一带迎战敌军。243时,由营前、寒口两地向集龙会集的红军途中与侯鹏飞旅进行了交战。红军营长何长生牺牲。敌人识破了红军的战略意图,于25530分,由侯鹏飞率徐本桢、徐洞两个团从破石界出发,经木栏隘向集龙方面前进。1130分在集龙联心村土坑附近遭遇红五军二师、红七军一部(约3000人、千余枪、五六挺机枪)的顽强阻截,激战5个小时,战斗呈胶着状态。后来国民党又增派八十六团向红军右翼包抄,红军及时撤出战斗,向古亭、上堡、濠头方向转移,在集龙园氹碑石坳以北驻扎。此时,红军组织力量把在汝城、桂东等地筹集的谷米运往上堡。27日,千余红军与敌赵梦炎旅在寒口一带发生激战,战后红军向东转移。28日,红三军团总部由思顺移至上堡,红五军、红七军全部集中于上堡和濠头地区以及集龙园氹附近(黄垅仙设有红军兵站),待机歼敌。彭德怀调集红三军团第五军全部、第七军大部,于碑石坳和马坳设阵地,准备向汝城县集龙圩之敌王东原第十五师两个旅进行反击。敌军也在碑石坳外设堡垒。29日清晨,敌军一部无意中闯进红军的碑石坳阵地,因红军枪支走火,双方发起攻击,敌后卫部队抢登山顶扼守。红军猛攻敌阵,冲锋数十次,肉搏十余次,均因受地形和工事限制,没有得手。红军改变战术,引诱敌人到马坳,陷入隘路,然后切断后路,将其四面包围。敌连夜用无线电报请求增援,敌王团及时赶到,并以两个团兵力向红军实施反冲锋,被围之敌才侥幸逃脱。此时,敌王东原进驻汝城集龙指挥“围剿”红军,敌1个团兵力由羊巷向集龙驰援,企图内外夹击红军。两军激战至3010时左右,在毙敌300余人,俘敌1个排后,红军撤出战斗,向上堡、古亭方面撤退。此战,红军伤亡逾千,其中湘粤赣边区游击大队伤亡20余人,红三军团第五军第三师参谋长吴异生牺牲,被安葬于集龙园氹庾氏祠堂后。193263日《大公报》刊载:集龙之战全赖无线电之功,否则危险不堪设想。之后,红五军及军团政治部在滕代远率领下经沙田、四都向黄泥潭靠近,以引退湘敌。彭德怀率红七军及各独立团在上堡、思顺一带与敌周旋。至68日,在红三军团的截击下,敌40个团完全退出“围剿”战场。即北面敌周浑元、李云杰、刘和鼎三师退至左安、汤湖、高平圩桥头、大汾之线。湘敌退至汝城县城,粤敌退至大余、南康、文英之线。

三、战斗特征及作用

1.力量敌强我弱。尽管红军调集了红三军团第五军全部、第七军大部以及湘粤赣边区游击大队等地方武装近万人投入战斗,但红军缺少武器弹药,只有“步枪六七千支,水机关30余挺,洋机关并手机关百余支”,如独立八师、九师每人只有两三发子弹。国民党有湘军第十五师、保安团和粤两个师,装备精良,弹药充沛。

2.战术机动灵活。红三军团总部528日由思顺转移到上堡,红五军、红七军全部快速集中于上堡,并于第二天凌晨急行军开进至集龙碑石坳。无论是组织进攻,还是转移行军,红三军团此次战斗都体现了机动快速。战术上由刚开始的阵地战不易得手,改为诱敌深入,切断后路,实现将敌四面包围;在被援敌包围前,红军及时撤出阵地,保存实力。在狭窄的山地战场战术如此灵活实属不易。

3.打破了敌人的包围圈。红三军团自攻占汝城后,湘军王东原师从郴州一路攻来都未遇到强大的抵抗,敌人节节进逼,国民党调动的湘粤赣三省“会剿”军队对西路军包围圈越来越小。通过集龙战斗,给了敌军狠狠一击,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缓解了大王洞等后方压力。

4.积累了大战经验。红三军团以往较为擅长游击战,集龙战斗集中了几乎全部兵力开展阵地战,出乎敌人意料。此战,磨砺了部队毅力,为之后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积累了大战经验。同时,汝城游击队、湘粤赣边区游击大队等地方武装积极投入这次战斗,汝城、崇义等地方武装在实战中得到了锻炼。  

(作者系汝城县史志办纪检员)


下一篇:中共湘赣省委关于三个月工作竞赛条约给中央局的总报告

上一篇:汝城连接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的战略地位

 

Copyright 2010 http://szw.rc.gov.cn Powered By 汝城史志网 主办:湖南省汝城县史志办

技术支持:汝城县墨客网络技术服务中心 tel:13332550532 qq:22747574